全国最大的必威体育app官方信息平台
每年的必威体育app官方都是匆忙的几天,许多经销商来不及参观洽谈展期就结束了;一些参展商花巨资发布的广告也只能展示几天……为了弥补遗憾,告别劳命伤财的传统展会,我们特此打造网上必威体育app官方!
新闻中心  -> 分类新闻: 行业新闻

《民法典》关于连带保证追偿权的法律适用


必威体育app官方网 http://www.tjh.cn    2020-10-09


   ​

  ■ 马庭俊

  负有连带责任的共同保证人之间是否具有追偿权,一直具有争议性。《民法典》通过之后,通过对其进行体系解释,应该认为保证人之间具有追偿权,原因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就共同保证的本质而言,是一种连带债务,保证人和债务人之间具有连带责任,应该适用《民法典》第519条关于连带债务追偿权的规定,实际承担超过其份额的债务人有权就该超过部分向未履行范围的债务人进行求偿;另一方面,《民法典》第700条实际上赋予保证人代位权,使其有权享有债权人的权利,而保证合同作为一种从合同,保证人在享有代位权自然包括享有其他保证人的权利。通过以上两个途径,保证人有途径对债务人进行追偿,而最终结果必然是债务在保证人之间按份额进行分配。

  一、问题的提出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第700条对于保证人追偿权规定如下:“ 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有权在其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内向债务人追偿,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但是不得损害债权人的利益。”该条除了确定保证人有向债务人追偿的权利以外,还赋予了履行责任的担保人法定代位权,使其享有代位行使债权人权利的权利,而债权人的权利自然包括作为从权利的保证权利,所以从文意解释的角度,保证人是可以向其他保证人追偿责任。 另一方面,第519条第二款规定:“实际承担债务超过自己份额的连带债务人,有权就超出部分在其他连带债务人未履行的份额范围内向其追偿,并相应地享有债权人的权利,但是不得损害债权人的利益。其他连带债务人对债权人的抗辩,可以向该债务人主张。”连带保证作为一种连带责任,自然也在应当适用连带债务的相关规定。况且,《民法典》作为一个整体,在法律适用过程中,自然应该整体适用,即采用体系解释的方式来解释和理解法条。同时,马克思主义作为《民法典》的指导思想,其在看待问题具备整体性的观点自然也是《民法典》的基本思想。笔者认为,《民法典》实际是确定了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后,依法有向其他保证人追偿权利的。

  二、通过体系解释确定了保证人之间具有追偿权

  通过体系解释,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之后享有代位权,承担超过其保证份额的保证人可以通过代位权享有追偿权。对于保证人享有代位权的规定早在古罗马法时期就有规定,罗马法有规定“代位利益”,在保证人履行债务之后,其有权主张债权人将其对于保证人和债务人的一切权利转移给自己①。日本、法国、意大利等大陆法系国家对皆有明文规定。我国《民法典》第700条规定“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后,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有权在其承担保证责任的范围内向债务人追偿,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但是不得损害债权人的利益。”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后享有对债务人的法定代位权②,即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后、行使此法定代位权时,在该保证人和其他保证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已经由原来的连带担保关系更替为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的合同权利义务关系,即该保证人的地位变更为债权人的地位,享有债权人对保证人的全部权利,依据《民法典》第537条向保证人行使权利。

  也有学者认为“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一句是修饰保证人对债务人权的,对于这种观点笔者并不认同,除了大部分学者认为基于公平的原则应该赋予代位权外,整体的解释第700条更为重要。该条中“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显然是用来修饰涉及代位权的“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一句中的。因为,保证人在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不就是不言自明的道理,不需要是否有约定来确定,而作为理性的保证人自然更不可能在保证合同中约定其承担保证责任后不再向债务人追偿,所以该句只能修饰代位权。所以,该条整体解释起来应该是确定了担保人具有代位权的制度。另外,如第700条并不是赋予保证人代位权,则该条文规定保证人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实质上是对保证人权利的限制。例如债权人对债务人的诉讼时效适用于保证人,则会不当的减少保证人的时效,对于保证人而言及其不利。

  肯定保证人具备取得债权人的法定代位权,保证合同作为主债权债务合同的从合同,在保证人获得法定代位权时,该保证合同理应成为其实现债权的保证,即保证人在向债务追偿无果后,也可以通过保证合同实现其主张。而且被追偿的保证人的责任应该以其应当承担的数额为限,否则保证人再通过该程序进行追索,往复循环则会造成司法资源的浪费。同时,确认了追偿权制度并不能认为是将该债务必须分配到保证之间,而应该理解为在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的一种风险分配制度。

  也有学者认为,即便是不承认保证人有代位权,也可以将第700条中“债务人”扩张解释为包括保证人和债务人在内的债务人,但这种对于概念的解释扩张过于广泛,远远超过了文本固有含义,未必符合立法者本意③。但换一种思路,对于第700条保证人享有债权人对债务人的权利,将此处的“权利”一词扩张解释为包括保证合同在内的从权利却并无不当,原因在于保证人享有对债务人追偿权的权利系法律明文规定,而保证合同中的从权利随主权利转移并不会超过正常人的预期。事实上,将第700条中“权利”一词解释为包括“主权利”和“从权利”在内,也是对代位权存在的肯定。虽然二者在法律效果上相同,但其本质上是不同的。

  三、保证合同中的连带责任之本质

  (一)共同担保人之间的法律关系

  对于共同担保人之间法律关系存有连带之债和不正真连带两种观点④,欲理清楚其间存在的关系,需先对连带之债和不真正连带之债进行区分。国内民法对于该理论发展并不完善,在德国存在“目的共同说”、“同一层次说”和“债务发生的原因同一说”三种学说⑤。其中以拉伦茨等人的“同一层次说”为主流学术观点,该观点认为连带债务成立的原因并不需要存在共同的目的或者相同的债务原因,仅需要义务在同一层次便可以成立连带债务,即并没有一个债务人最开始就处于第一债务人的地位,而是所有债务人都应当承担一定份额的给付义务⑥。

  依照该理论,连带债务中各债务人均处于同一债务层次,均对债权人负有清偿该层次的义务,并且每个人均是最终的债务分担者,故内部具有追偿权。而债权人对于该层次的债务有权要求任一一位债务人追偿,实现债权。

  对于共同担保中,债务人和担保人并不处于同一层次,故在其间的关系应该为不真正连带⑦,而反观共同担保人之间则是处于同一层次,应该成立连带责任。但该说并不能完全解释共同担保债务,原因在于,对于债权人而言,其有权在担保人和债务人之间任意选择一方作为来实现债权。所以,就承担连带责任的共同担保而言,其从其外部看来实际是是处于同一层面的。这也迎合了保证人和债务人之间具有追偿权的结论。所以,可以得出结论是,从外部看,保证人和担保人之间属于连带之债;从内部看,其二者之间属于不真正连带。

  当然,无论保证人和债务人之间属于何种关系,并不影响共同保证人之间处于同一层次的事实。而确定保证人追偿权的法律意义并不是否认保证人可以向债务人追偿的权利,而是在保证人向债务人追偿权利不能时(例如债务人破产清算),在几个保证人之间进行风险和损失的分配。即,在去除债务人偿还债务时,是否仅仅是基于债权人的选择而确定债务的承担者为何人,亦或是基于公平的原则在保证人之间进行责任分配。由于学界已有很多学者对保证人内部追偿权的必要性进行过深入的讨论,本文便不再就此进行赘述。

  (二)连带债务与连带责任

  连带债务是指,数个债务人之间基于连带关系,均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义务,而且任何一个债务清偿全部债务的,其他债务人的债务也随之免除⑧。连带保证中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债权人既可以选择债务人主张债权,亦可以向保证人主张债权。那么保证人承担连带责任能否自然推导出其应该适用连带债务?有学者认为不能推导出此种观点,理由在于:一方面,连带责任既可以因为存在连带债务而承担,也可以因为其他(例如侵权等)等承担连带责任;另一方面,从连带之债的本质来看,连带债务必定是内部和外部的统一,即基于债务人而言对外是一个整体,从各连带债务人内部关系考察,除当事人另有约定外连带之债内部为按份之债。

  诚然,通过对连带责任和连带债务进行区分进行推论的思路方式在国内学者论文和著述中罕见,足见提出该观点学者学术研究之深奥。但对于上述两个理由,有以下问题:首先,上文依据“同一层次”理论推论出,保证人之间属于连带之债,而保证人和债务人之间从内部看属于不真正连带之债。保证人和债务人与债权人之间实际上是债权债务关系,理应适用连带债务相关规定。同时,《民法典》第688条对连带保证进行规定:“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约定保证人和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为连带责任保证。”已经明文确定保证是基于债务产生的,可以直接认定保证本身即为一种债权债务关系,只是在承担责任过程中与一般的连带债务有细微差别而否认其属于因连带债务产生连带责任,并不适当。其次,对于连带债务对内和对外统一的观点是基于“同一层次”理论中,连带债务人均终局分担债务的结论推导而出。但该观点也忽略重要的一点是,肯定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是在保证人之间对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之风险进行分配,并不是所有保证人都能在向债务人行使追偿权之后都能弥补损失的。正是为了避免保证人承担债务仅仅是因为债权人的选择而产生的结果,才需要承认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进而避免部分保证人“倾家荡产”,而其他保证人未承担丝毫责任的结果出现。如果在去掉债务人之后(如债务人清算解散),债权人和保证人之间的关系属于连带债权债务,而保证人内部就应该均摊不利结果,从而必须确定在其间存在追偿权。最后,即便是保证人和债务人之间的连带责任不能使用连带债务之规定,也应该使用连带责任相关规定。《民法典》第178条:“二人以上依法承担连带责任的,权利人有权请求部分或者全部连带责任人承担责任。 连带责任人的责任份额根据各自责任大小确定;难以确定责任大小的,平均承担责任。实际承担责任超过自己责任份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无论以何种法理进行推论,都是在基于承认法律规定的前提下进行的。既有法律明文规定保证责任的追偿,那么保证人之间也应当适用之。对于债权人而言,其有权请求债务人或者保证人承担责任,保证人和债务人均是连带责任人。显然该条并没有区分不真正连带责任和连带责任,所以在认定份额时,应当认定债务人承担百分之百份额、保证人承担百分之零份额进行分配,只有在债务人不能承担份额时才能认定保证人之间确定责任,然后依据相关规定进行追偿。

  (三)保证人之间是否能推定为连带责任

  否定观点认为连带债务的成立以法定或约定为前提。没有立法明确规定追偿权的前提下,直接以法律结构与共同债务、共同侵权等模式相似,就拟制为共同担保人之间是连带关系不合适⑨。对于连带之债成立《民法典》第178条规定“ 连带责任,由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连带责任是由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而产生,但并不能理解为必须要法律明文规定才能承担连带责任,可以基于法律条文之间的整体联系得出各主体之间承担连带责任。例如,《侵权责任法》第14条第2款:“支付超出自己赔偿数额的连带责任人,有权向其他连带责任人追偿。”而《民法典》侵权责任篇并没有做出类似规定,但不能以此就推断出承担超过自己份额的侵权责任人不再享有追偿权,而应该理解为其有权依据《民法典》第178条向其他侵权责任人进行追偿。同理而言,对于保证人之间的连带债务应该使用相关条款进行追偿。同时,需要明白的是《民法典》之所以对于推定连带责任的持有慎重态度,究其原因在于《民法典》在享有债权和承担债务二者之间利益更加倾向于保护承担债务之人的利益。这一态度的转变最明显之处体现在《民法典》关于保证人方式规定的转变,在《民法典》通过之前对于当事人在保证合同中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而《民法典》通过之后,对于保证方式约定不明确的则是承担一般保证的责任。而承认各保证人之间存在连带责任,正是各保证人之间分配责任和风险,有利于各担保人。同时,《民法典》第518条对于连带债务也有相关定义:“债务人为二人以上,债权人可以请求部分或者全部债务人履行全部债务的,为连带债务。”对于债权人而言,债务人和保证人都需要对该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否定论观点中认为共同担保人之间不具备担保合意,各个担保人承担担保的原因各不相同,彼此没有建立合同关系⑩。主张在当事人没有明确约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情况下而肯定在其间具有追偿权是不合理的11。在实务中,各担保产生的时间可能不一致,担保人之间可能并不知晓彼此的存在,故推定为连带责任并不合适。相比于救济过度、纠纷解决不经济等观点,该观点却有一定说服力。该种理论在实践中几乎没有说服力,事实上任何一个保证人在签订保证合同时,就应当预料到将来可能会承担保证责任12。在保证人的保证合同成立之时就已经产生了同债务人对债务承担连带责任的意思表示。该连带的意思表示是针对于该债务,而其他保证人亦是如此,所以其对于债务是具备连带责任的意思表示的。同时,在认为在认定共同担保时,并非一定要求共同担保人之间要形成共同保证的意思联络,并且承认共同保证人之间追偿权的存在13。

  《民法典》第518条认为:“债务人为二人以上,债权人可以请求部分或者全部债务人履行全部债务的,为连带债务。”据此,可见连带债务对外每个债务人均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责任,对内则是依据《民法典》第519条第二款规定连带债务人有权就超出部分在其他连带债务人未履行的份额范围内向其追偿的权利。保证人之间的关系实际上符合连带责任的要件,所以在承担了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可以以此为依据主张追偿权。连带责任和连带债务并不存在本质上的差别,都是多数人责任或者债务,每一个债务人或者责任人均负有清偿全部债务的义务。

  四、结语

  随着《民法典》的公布,关于《物权法》《担保法》和《纪要》等关于共同保证人之间追偿权的争议已经告一段落。将《民法典》整体理解和把握,不难看出《民法典》实质上是承认共同担保人之间具有追偿权的。无论是依据第519条将共同保证理解为一种连带债务,亦或是依据第700条赋予保证人代位权来看,均可以认定承担超过其责任范围的保证人享有向其他保证人进行追偿的权利。同时,需要强调的是,承认追偿权并不是否认债务人最终承担给付义务的法律效果,而是基于公平原则在保证人之间对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对于该风险进行分配。作为共同保证人,在其保证合同成立之时就已经明确知晓在其保证范围内承担保证责任的义务之风险和义务范围。如果片面的否认保证人之间的追偿权,会使一部分人承担超过其预期的责任范围,而另一部分保证人却“完好无损”,有违《民法典》公平的原则。同样,否认连带保证是一种连带债务的理论也有缺陷。这种理论除与法理以及理性人常识相违背以外,也不能解释连带债务人主动自觉分担债务的情形。

  (作者系四川省社会科学院法律硕士)

  ① 参见程啸、王静:《论保证人追偿权与代位权区分及其意义》,《法学家》2007年第2期。

  ② 参见谢鸿飞:《连带债务人追偿权与法定代位权的适用关系--以《民法典》第519条为分析对象》。

  ③ 参见王利明:《论担保物权的立法构造 《民法典》物权篇应规定混合共同担保追偿权》,《东方法学》2019年第5期,第43页。

  ④ 参见王利明主编:《中国民法案例与学理研究:债权编》,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173页。

  ⑤ 参见张定军:《论不真正连带债务》,《中外法学》2010年第4期。

  ⑥ 参见黄忠:《混合共同担保之内部追偿权的证立及其展开》,载《中外法学》2015年第4期。

  ⑦ 程啸:《保证合同研究》,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第608页。

  ⑧ 参见我妻荣:《新订债权总论》,王燚译,中国法制出版社2008年版,第355页。

  ⑨ 参见王利明:《论担保物权的立法构造 《民法典》物权篇应规定混合共同担保追偿权》,载《东方法学》2019年第5期。

  ⑩ 参见崔建远:《物权法(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426页。

  11 参见胡康生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释义》,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381页。

  12 参见江海、石冠彬:《论共同担保人内部追偿规则的构建--兼评《物权法》第176条》,《法学评论》2013年第6期。

  13 参见崔建远、韩世远:《债权保障法律制度研究》,清华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122页。




关闭本页
 
 
 
酒店预定微信

版权所有:全国必威体育app官方.com   蜀ICP备11013269号

展位预定微信
电话:15982318747  中文域名:必威体育app官方.cn   邮箱:chinatjh@qq.com   QQ:909023603
免责声明:本站只起到信息平台作用,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如有信息、图片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处理。
  .  .  .